運命論原文及譯文

1、治:政治清明,即治世。
2、亂:亂世。
3、運:國運。
4、窮達:困窘與顯達。
5、貴:地位顯赫。
6、賤:貧賤。
7、時:時機,機會。
8、自合:自然在一起。
9、相親:相互親近。
10、介:介紹。
11、玄同:默契。
12、合符:義同“玄同”。
13、告:覺,使之覺悟。
14、里社鳴而圣人出:迷信說法。李善注引《春秋·潛潭巴》:“里社明,此里有圣人出。其呴,百姓歸,天辟亡。宋均曰:“里社之君鳴,則教令行,教令明,惟圣人能之也。呴,鳴之怒者。圣人怒則天辟亡矣。湯起放桀時,蓋此祥也?!崩锷?,古代里中祀土地神之處。里社鳴,指里社有人鳴,鳴之者即帶頭起事者,亦即圣人。
15、伊尹:商湯時大臣。
16、媵:讀yìng。
17、阿衡:官名,猶后代宰相。
18、太公:即太公望姜子牙。
19、尚父:周武王尊太公望為尚父。
20、百里奚:春秋時秦穆公的大夫。
21、張良:漢高祖劉邦重要的謀士。
22、黃石之符:李善注引《黃石公記序》:“黃石者,神人也。有《上略》、《中略》、《下略》?!庇忠逗訄D》:“黃石公謂張良曰:讀此,為劉帝師?!?br>23、三略:即《太公兵法》,分上中下《三略》。
24、陳、項:陳涉、項羽。
25、沛公:劉邦。
26、四賢:指以上伊尹、太公、百里奚、張良。
27、箓(lù)圖:史籍。
28、天人:天道人事。
29、格:衡量。
30、“清明”句:出自《禮記·孔子閑居》。
31、申:申伯。
32、甫:庸山甫。
33、翰:干。
34、興主:興國之主。
35、亂亡:亡國之君。
36、幽王:周幽王,西周亡國之君。
37、褒:褒姒,周幽王的皇后。
38、曹伯陽:春秋時曹國國君。
39、社宮:祭祀之所。
40、叔孫豹:春秋時魯國大夫。
41、昵:親近。
42、豎牛:春秋時魯國人。
43、庚宗:魯國地名,今山東省泗水縣東。
44、數:歷數,即天命。
45、河、洛:《河圖》、《洛書》。
46、文:指周文王。
47、命:受天命而得天下。
48、七九:七代、九代。
49、武:指周武王。
50、六八:六代、八代。
51、成王:指周成王,周武王之子。
52、定鼎:定都。
53、郟鄏(jiá rǔ):古都名,在今河南省洛陽市。
54、卜世:占卜預測傳國的世代數。
55、卜年:占卜享國的年數。
56、幽厲:周幽王、周厲王。
57、二霸:指齊桓公、晉文公。
58、陵遲:衰敗。
59、文?。何牡滤ケ?。
60、漸:浸染。
61、靈景:周靈王、周景王。
62、辯詐:巧言辯解,指縱橫家的言論。
63、七國:戰國七雄,即齊、楚、燕、韓、趙、魏、秦。
64、酷烈:殘暴。
65、仲尼:孔子字仲尼。
66、顏冉(rǎn):顏回與冉雍,孔子的弟子。
67、揖(yī)讓:賓主相見的禮節。
68、規矩:禮法制度。
69、訚訚(yín yín):愉悅善言的樣子。
70、遏:止。
71、孟軻:孟子、荀子。
72、正道:儒家正統之道。
73、維:系。
74、卒:最終。
75、溺:淹沒。
76、援:救。
77、器:才器。
78、周:合。
79、魯衛:魯國、衛國。
80、辯:辯才。
81、定哀:魯定公、魯哀公。
82、謙:謙遜之德。
83、子西:楚國大臣。
84、桓魋(huántuí):東周春秋時期宋國(今河南商丘)人。
85、道:儒家之道。
86、濟:救濟。
87、貴:尊貴。
88、時:時世。
89、應:感應。
90、彌綸:統攝?!兑捉洝は缔o上》:“易與天地準,故能彌綸天地之道?!?br>91、驅驟(qū zhòu):馳騁,即奔走。
92、蠻:指蔡、楚。
93、夏:指宋、衛。
94、子思:孔子之孫。
95、希圣:希望達到圣人境地。
96、備體:具備至人之德。
97、封己:壯大自己。
98、養高:保持高尚節操。
99、人主:君主。
100、結駟:用四馬并駕一車。
101:造門:登門。
102、賓:賓客。
103、子夏:卜商,字子夏。
104、升堂而未入于室:比喻學有成就但還未達到最高境界。
105、魏文候:魏國國君。
106、西河:魏國地名,今陜西省東部黃河西岸地區。
107、歸德:歸服于其德。
108、夫子:孔子。
109、君子:指官長。
110、區區:誠摯的樣子。
111、沈湘:自投湘水,即投汨羅江。李善注引《楚辭》:“臨沅湘之玄淵兮,遂自忍而沈流?!?br>112、過:過分。
113、樂天知命:安于命運,自得其樂。
114、抑:屈。
115、排:排擠。
116、名:聲譽。
117、川:河流。
118、淵:深潭。
119、雨施:下雨。
120、清:清凈。
121、不亂于濁:不被濁物混亂。
122、濟物:洗滌東西。
123、迕(wǔ):犯。
124、主:君主。
125、獨立:不依賴別人而自立。
126、負:背負。
127、秀:特出。
128、堆:土墩。
129、湍:急流之水。
130、行:品行。
131、非:非議。
132、監:通“鑒”,前車之鑒。
133、覆車繼軌:緊跟著又翻車。
134、操之:指堅守節操。
135、遂志:實現抱負、志向。
136、歷:經歷。
137、謗議:非議。
138、處:對待。
139、算:計謀。
140、死生有命,富貴在天:出自《論語·顏淵》。意謂生命富貴皆由命中注定。
141、行:推行。
142、呂尚:姜子牙。
143、百里:百里奚。
144、子房:張良。
145、徼(yāo):通“邀”,求。
146、廢:止。
147、賤:地位低下。
148、為之:指為政。
149、希世:迎合世俗。
150、蘧蒢(qú chú):諂媚之人。
151、戚施:駝背,喻義同“蘧蒢”。
152、俛(fǔ)仰:低頭、抬頭。俛,通“俯”。
153、逶迤(wēi yí):曲折蜿蜒的樣子。
154、意:意見。
155、流:流水。
156、窺看:窺測興衰之勢。
157、向背:依附與背離。
158、變通:靈活。
159、歸市:擁向鬧市。
160、珍:貴重。
161、絜(jié):通“潔”,整修。
162、矜(jīn):夸矜。
163、車徒:車馬隨從。
164、冒:貪。
165、貨賄:珍寶財貨。
166、淫:指沉湎。
167、脈脈(mò mò):凝視的樣子。
168、龍逢:關龍逢,為夏桀時賢臣。
169、比干:殷紂王的庶兄。
170、飛廉、惡來:殷紂王的佞臣。
171、伍子胥(xū):春秋時吳國大夫。
172、屬鏤:劍名。
173、汲黯:漢武帝時為東??ぬ?,敢于直言面諫,武帝表面敬重而實嫌惡。
174、主爵:官名。
175、懲:戒止。
176、張湯:武帝時太中大夫、御史大夫。
177、蕭望之:西漢大臣。
178、跋躓(bá zhì):跋前躓后,即進退兩難之意。
179、絞縊(jiǎo yì):用繩子勒死。
180、達者:達觀者。
181、盡:窮盡。
182、奔競:奔走、競逐。
183、立德:立圣人之德。
184、陪臣:諸侯之臣。
185、王莽:漢平帝時為大司馬,號安國公。
186、董賢:漢哀帝時以貌美善佞為光祿大夫。
187、楊雄:西漢辭賦家。
188、仲舒:董仲舒,西漢經學家。
189、閴:寂靜。
190、齊景:春秋時齊國國君齊景公。
191、千駟:四千匹馬。
192、原憲:李善注引《家語》:“原憲,宋人,字子思。清約守節,貧而樂道?!?br>193、實:財貨。
194、棄室:拋棄房室。
195、濡(rú):濕。
196、過此:除此。
197、懸:顯明。
198、天道:指天之旨意。
199、灼:明。
200、娛耳目、樂心意:賞心悅目。
201、命駕:駕車動身。
202、畢陳:全部陳列。
203、褰裳(qiān cháng):提起衣襟。
204、汶(wèn)陽:春秋時魯國地名。
205、丘:指田地。
206、稼:莊稼。
207、紒(jì):通“髻”。
208、敖庾、海陵:糧倉名。
209、山坻(dǐ):山名。
210、扱衽(xī rèn):義同“褰裳”。
211、鐘山:昆侖山。
212、藍田:山名,在今陜西省藍田縣東。二山皆以出產美玉而著稱。
213、夜光:夜光璧,寶珠名。
214、玙璠(yú fán):兩種美玉。
215、為己:為己所占有。
216、身:形體。
217、嗇(sè):愛惜。
218、六疾:泛指各種疾病。
219、五刑:指墨、劓、剕、宮、大辟五種刑罰。
220、攻奪:搶奪。
221、身名之親疏:指親愛身而疏遠名。
222、生:萬物生長。
223、大寶:最大的寶物。
224、位:帝位。
225、正人:禁止人做壞事。
226、奉:供奉。
227、一人:指天子。
228、仕者:做官的人。
229、冒:貪。
230、得:得官。
231、原:推求。
232、核:考核。
233、分:名分。
234、權:權衡。
235、禍福之門:招致禍福的門徑。
236、昭然(zhāo):彰明的樣子。
237、彼:指禍、辱。
238、此:指福、榮。
239、出:出仕,做官。
240、處:隱居。
241、時:時機。
242、默:不語。
243、辰極:北極星。
244、璣(jī)旋:璣旋:指渾天儀上的橫管。
245、輪轉:圍繞中心旋轉。
246、衡軸:即軸心。
247、貽:遺留。
248、厥(jué):其。
249、孫:順。
250、燕翼:喻為子孫后代籌謀。
251、先友:指孔子。作者認為自己是老子的后代,老子與孔子為友,故稱。
252、斯:此,指籌謀子孫后代之事。 治亂,是由命運決定的;窮達,是由天命決定的;貴賤,是由時機決定的。所以命運將要隆盛的時候,必定產生圣明的君主;有了圣明的君主,必定會有忠賢的臣子。他們彼此的相遇,不是互相訪求而是自然地走到一塊來的;他們彼此的相親,不是有人介紹而是自然地親密起來的。一人吟唱而另一人必定應和,一人謀畫而另一人必定聽從。彼此道德混同齊一,輾轉相合有如符契。無論得失都不會懷疑彼此的志向,讒言挑撥也不能離間他們之間的交情,這樣然后才取得了君臣之道的成功。他們能夠取得這樣的成功,哪里僅僅是人為的呢?給予的是天,告知的是神,玉成的是命運啊。
黃河水清就有圣人誕生,神祠鳴響就有圣人出現,群龍出現就有圣人君臨天下。所以伊尹,原是有莘氏陪嫁的奴隸,卻輔佐商湯做了阿衡;太公,原是在渭水邊上釣魚的微賤老人,卻輔佐周朝做了尚父。百里奚在虞國而虞國滅亡了,到秦國后秦國卻成了霸主,不是百里奚在虞國沒有才能而到秦國后就有才能了。張良接受黃石公授與的兵書,誦讀記載了三略學問的書籍,然后用所掌握的學問游說群雄,他說的話,卻像用水潑向石頭一樣,沒有一個人接受。等到他碰上漢高祖,他說的話,就像將石頭投向水中一樣,沒有一次受到抗拒。不是張良在勸說陳涉、項梁時就笨口拙舌,而在勸說沛公時就能說會道。那么張良說話的技巧前后是一樣的,有人不明白前后結果不同的原因是由于不明白君臣所以合離的道理,君臣合離的原因,就像神明之道一樣。所以前面提到的四位賢人,姓名被史籍記載,事跡應乎天事合于人心,這哪能用賢明愚昧來加以量度呢!孔子說:“圣人清明在身,氣度志向如神。君臨天下的欲望將要來到的時候,神靈在為之開路的同時必先為之預備好輔佐的賢臣。就像天將降落及時雨時,山川為之出云一樣?!薄对娊洝氛f:“中岳嵩山降下神靈,生下了呂侯和申伯。就是呂侯和申伯,輔佐周朝成了中堅?!边@里說的就都是命運啊。
豈只是振興主人的人,導致亂亡的人也是這樣。周幽王被褒姒惑亂,其反常怪異開始出現在夏朝宮庭;曹伯陽得到公孫強,跡象最初出現在社宮;叔孫豹寵信豎牛;禍亂在庚宗時就已造成。吉兇成敗,各按命運所安排的到來,都是不用尋求而自己就走到了一塊,不用媒介而自己就親密了。以前圣人受命于河圖洛書,說:以文德受命的人,七世九世后就要衰微;以武功興起的人,六世八世后就要重新謀畫振興之策。到成王將九鼎固定在郟鄏,占卜的結果是傳世三十代,享國七百年,這是上天所命令的。所以在幽王、厲王之間,周王朝的治國之道就大大敗壞;齊桓、晉文二霸之后,禮樂就衰落下來;文德浮薄的弊病,漸漸地在靈王、景王時產生;巧辯欺詐的風氣,在七國時形成;極端的殘暴,累積于終于滅亡的秦朝;看重文章風尚,在漢高祖劉邦時被拋棄。即使是仲尼這樣道德最高尚的人,即使是顏回,冉有這樣的大賢,以禮法為準繩大力推行文德,在洙水、泗水之間和顏悅色地教學,也不能阻止浮薄風氣的產生;孟軻、孫卿,那樣效法顏、回冉有和仰慕至圣孔子,從容奉行正道,也不能在末世發揮應有的維系作用。天下終于發展到大道沉溺的地步,而無法再加以援救。
像仲尼這樣有才能的人,其才能卻不合于魯國、衛國的需要;像仲尼這樣有口才的人,其言在魯定公、魯哀公那里卻得不到施行;像仲尼這樣謙遜的人,卻被子西所妒忌;像仲尼這樣仁愛的人,卻同桓魋結下了仇恨;像仲尼這樣有智慧的人,卻在陳國、蔡國受到了委屈困厄;像仲尼這樣有德行的人,卻從叔孫武叔那里招來了讒毀。其思想足以救助天下,卻不能比別人更尊貴一些;言論主張足以治理萬世,卻不被當時的國君信用;德行足以應合神明,卻不能在世俗間得到推廣。先后應聘于七十個國家,卻沒有碰上一個合適的君主。在各國之間到處急奔,在公卿之門遭受屈辱,仲尼就是這樣得不到君主的賞識。到了他的孫子子思,仰慕先圣之道、具備先圣長處但還沒有達到完美的地步,卻厚遇自己培養高名,其聲勢傾動了國君。他所游歷過的諸侯國,沒有哪一個諸侯不駕著四馬大車登門拜訪;即使是登門拜訪的人,也還有不能坐上賓客位置的。仲尼的弟子子夏,是一個登上了正廳但還沒有進入內室的人。隱退告老在家,魏文侯拜他為師,西河地區的人們,恭恭敬敬地向其德行歸附,把他同夫子相提并論,而沒有一個人敢對他的言論妄加非議。所以說:治亂,是由命運決定的;窮達,是由天命決定的;貴賤,是由時機決定的。而后來的君子,固守著一個國君,嘆息于一個朝廷,屈原因此而自沉湘水,賈誼因此而悲哀發憤,不是太過分了嗎?
如此說來圣人之所以成為圣人,就在于他們能夠安于天命而自得其樂了。所以他們遇到困厄時并不生怨,居于高位時并不生疑。其身可以受到壓抑,而其思想卻不能受到損害;其地位可以受到排擠,而其名譽卻不能夠丟失。就像水,疏通它就成了江河,堵塞它就成深淵。升到云上去就變成雨下落,沉到地下去就使土潤澤。本體清純用之洗滌萬物,不會被污濁淆亂;在受到污濁包圍的情形下救助萬物,其清純不會受到損傷。所以圣人身處困厄和顯達就像沒有區別一樣。
忠直的言行觸犯君主,獨立的操守不合世俗,事理之勢就是如此。所以樹木高出樹林,風肯定會把它吹斷;土堆突出河岸,急流肯定會把它沖掉;德行高于眾人,眾人肯定會對他進行誹謗。前車之鑒不遠,后來的車也繼續翻覆在前車翻覆的路上。然而志士仁人,還要踏著忠直之路進行而不后悔,還要堅持獨立的操守而不肯失掉,這是為什么呢?目的是要以此實現自己的志向,成就自己的聲名。為求得自己志向的實現,而在險惡的仕途上經受著風波;為求得自己聲名的成功,而經受著時人的誹謗議論。他們之所以身處這樣的境地,是有著自己的考慮的。子夏說:“死生是由命定的,富貴是由天安排的?!彼运枷雽⒁玫酵菩械臅r候,生命將要顯貴起來的時候,就像伊尹、呂尚在商代周代興起,百里奚、張子房在秦國漢朝被任用,是不用追求而自然就會得到,不用追求而自然就能遇上的。而思想將要廢棄不用的時候,生命將要微賤的時候,難道只是君子為之感到羞恥而不肯有所作為嗎?也是因為他們知道即使干也是不會有什么收獲的。
凡茍且迎合世俗之士,喜歡諂諛獻媚之人,按照貴人的臉色俯仰行事,在勢利之間曲折前行。貴人的意見不管對與不對,贊美之聲都像水流淌;貴人的言論不管可行與否,應對之言都如響之應聲。以窺看盛衰作為精神,以或向或背算作變通。權勢集于某人時,前往追隨就像趕集一樣踴躍;某人失去權勢時,背棄而去就像脫鞋仍掉。他們有話說:“聲名和生命哪一個更親切?獲得和喪失哪一個更有利?榮耀和屈辱哪一個更重要?”所以便鮮潔其衣服穿戴,夸耀其車馬侍從,貪求其金玉布帛,沉溺其音樂美色,左顧右盼自以為是得到好處了。只看見龍逢、比干失去了生命,而不想想飛廉、惡來也被滅掉了家族。只知道伍子胥在吳國被迫用屬鏤劍自刎,而不警戒費無忌在楚國也被誅滅。只譏笑汲黯做主爵都尉直到白頭,而不警戒張湯后來遇到了以牛車安葬的災禍。只笑話蕭望之被迫自殺受挫于前,而不害怕石顯被免官自縊于后。所以這些通達知命者的謀慮,各人都是沒有留下余地的。
那么要問:大凡人們之所以奔走競爭富貴,是為了什么呢?樹立圣人之德必須尊貴嗎?那么周幽王、周厲王之為天子,不如仲尼之為陪臣。必須權勢嗎?那么王莽、董賢之為三公,不如揚雄、董仲舒門庭冷清。必須富有嗎?那么齊景公擁有四千匹馬,不如顏回、原憲檢束其身。是為財物嗎?那么拿著勺到河邊飲水的人,不過飲個滿腹,離開屋子到外面淋雨的人,不過淋濕身子,超過了這個需要的河水雨水,是無法再接受的。是為名聲嗎?那么善惡記載在史冊上,詆毀贊譽流傳千年,賞罰由天神的意志所支配,吉兇對于鬼神最明白,這本來就是可怕的。將要以此來愉悅耳目快樂心意嗎?譬如命御者駕車游覽五都的人,就可以看到天下的貨物全都陳列在那里了;提著衣裳登上汶陽的山丘,就可以看到天下的莊稼像云彩一樣多了;挽著椎髻的士兵守衛敖庾、海陵兩座糧倉,就可以看到小山一樣的糧食堆積在眼前了;插上衣襟登上鐘山和藍田,夜光、玙璠的珍貴就可以看到了。像這樣,東西特別的多,而歸自己所有的又特別的少;不愛惜自己的品節,卻愛惜自己的精神;大風驟起塵埃飛升,塵埃飄散卻不停止;六種疾病等在前面,五種刑法跟在后面;利害產生在左面,攻奪出現在右面;卻還自以為看清了生命和聲名的親疏,分清了榮耀和屈辱的主客呢!
天地的大德叫生長萬物,圣人的大寶叫地位。用什么來守住地位叫做仁,用什么來端正人心叫做義。所以古代做王的人,只用他一個人來治理天下,不是用天下來奉養他一個人;古代做官的人,是利用官位施行他的義,不是因為利祿貪求他的官位。古代的君子,羞愧得到了官位卻不能進行治理,不羞愧能夠進行治理卻沒有得到官位。探究天和人的本性,考查邪和正的分別,權衡禍與福的門徑,最終得出關于榮與辱的謀慮,其區別十分顯然,所以君子要舍彼而取此。至于出來做官和在家隱處要不違其時,靜默和說話要不失其人。天體轉動眾星運轉,而北極星仍停留在老地方;璇璣像車輪一樣不停轉動,而衡星像車軸一樣仍居中執掌。既明白事理又知識淵博,以保全自己的節操,將這長遠的謀慮留傳下去,以安定保護好子孫,以前我祖先的朋友便曾這樣做了。

diy制作四拼竹魚竿視頻 景華生態園老板是誰啊 防彈95line經典文推薦 xy蘋果助手備忘錄導出 修仙男配重生耽美文 stanley博士的家2地磚 免散瞳眼底照相機意義 蔣欣歡樂頌奶晃圖片 工程制圖中尺寸標注 女孩小名大全洋氣2018 螢火蟲 小蓓蕾組合 win 能用百度云嗎sp3 翻墻上國外網站教程 origin安裝最新版本慢 白宮國際娛樂會所 漫畫 鋁表面陽極氧化顏色 古馳罪愛75ml香水價格 發送666到10086 同意驗收 英文 美能達 28 3.5 rokkor 小說蕭澤 離心泵特性曲線圖 口環 謊言帝國 下載 lua ascii 空格 160 the witch 2015 無錫富力城精裝效果 kalkin hall 醋泡雞蛋能去雀斑嗎 三維圖片制作軟件 creampie female

Copyright 中侖網 Some Rights Reserved

如反饋或投訴等情況聯系:une35498#163.com

云南十一选五号码推荐